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湖北宜昌发红头文件生二孩 当地公务员:喊口号

  • 分类:时尚

该市8单位发布公开信呼吁公职人员“从我做起”,要成为“二孩政策”宣传员,引导群众生育二胎  9月18日,湖北省宜昌市卫计委网站挂出一封《关于实施“全面两孩”政策致市直机关事业单位全体共产党员共青团员的公开信》(以下简称“公开 信”),这份加盖了8个单位公章的红头文件,呼吁公职人员生二孩,“年轻的同志要从我做起,年老的同志要教育和督促自己的子女”。  公开信甫经曝光,即引发热议,网友质疑政府部门通过红头文件的形式鼓励生育是否合适,21日晚,新京报记者发现这封公开信已从宜昌卫计委官网上消失。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该公开信的发文单位包括宜昌市卫计委、宜昌市教育局、宜昌市总工会等8家单位,公开信的对象为“市直机关、事业单位全体共产党员、共青团员同志们”。  公开信写道,“进入新世纪以来,我市人口形势发生深刻变化。全市呈现超低生育水平,平均每个妇女生育的子女数不足1人。如果这种现象持续下去, 会给我市经济社会发展和群众家庭幸福带来极大风险和危害,直接后果就是独生子女家庭风险加剧、人口老龄化、劳动力资源短缺和城市化进程滞后,进而影响劳动 生产率与城市的综合竞争力。”  新京报记者查阅资料发现,宜昌从2000年开始就进入超低生育水平,近些年生育率还在持续下降。随着二孩政策的逐步实施,该地区的生育率并没有发生明显的反弹。  宜昌市卫计委计划生育指导科科长陈天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全面二孩出台后,2016年3-8月,宜昌市政协联合有关专家做了一项调研,发现 宜昌人的生育二孩意愿并不强烈,许多老百姓仍在观望,担心生下二孩后的医疗、教育等服务是否跟得上,“为了打消这一顾虑,我们号召公职人员带头生下二孩作 为表率,逐渐形成生育小气候”。  公开信还提到了一些鼓励生育二孩的具体措施,如“开展二孩生育全程免费服务;进一步延长产假,建立免费婚检、免费孕前优生健康检查假期制度;合 理规划和配置公共服务资源,扩大婴幼保育和教育容量;加大医疗保健机构妇产科、儿科服务供给,加强对高龄孕产妇和不孕不育人群的服务指导等。”  此外,公开信还声称,“宣传生育两个子女的好处和一个子女的风险,激发群众特别是育龄妇女对生育二孩的认同感。”  昨日,一位宜昌市公务员接受记者采访表示,公开信的倡议和呼吁只是喊口号,鼓励生育应该出台优惠的。如果经济条件允许,年轻些的公职人员还是愿意生的。如果能落实生育假、陪产假等政策或出台补贴就更好了。  她说,仅呼吁和倡议是没有用的,不管倡议与否,不想生或者犹豫的公职人员,不会因为一个倡议就改变决定。  这位公务员认为,有一个现实问题就是生育险不能个人买,只能单位集体购买。在当地,一些企业的落实情况比较好,反而是一些机关事业单位并没有集中购买,而是根据各单位情况给予补贴。因此有些单位没落实的公职人员就享受不到生育补贴。  她呼吁机关事业单位落实集体购买生育险,虽然钱不多,但能体现政策关怀。  “这个红头文件有点奇葩”  红头文件是什么?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主任姜明安的定义是:行政法规、规章以外的,各级政府和政府部门发布的具有普遍约束力的决定、命令,又称“行政规范性文件”。  长期以来,我国并没有关于“红头文件”管理的具体法律法规,“红头文件”的制定状况混乱。此外,“红头文件”被任性滥用的案例比比皆是,甚至存在“违法现象”。  中国行政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汪玉凯表示,他并不认可这种做法。“这个红头文件有点奇葩,提高生育意愿有很多方式,发红头文件方式有点作秀”。  汪玉凯认为,育龄夫妇考虑生二孩涉及很多原因,很多夫妇是在权衡利弊后作出的决定。“不是说发一个红头文件,他们就要马上生二孩。这个文件只能起到号召的作用,生育意愿并不以发文者的主观意志来决定”。  他认为,红头文件通常是有政策指向性的,也有很强的政策界限。这不能在施政过程中想发就发,如果滥用红头文件,其权威性就会大打折扣。此外,发布红头文件应该有一定的流程和程序,不应该脑袋一拍就发个文件。  汪玉凯说,倡议生二孩不太适合用红头文件来实现,这不是很严肃。宣传国家政策有很多种方式,让党员和团员带头生二孩,于情于理都说不通。  “需要提供种种配套政策”  “全面二孩”政策出台后,预期中的生育高峰并未到来。与此同时,多份调查显示民间生育意愿不足。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陆杰华认为,宜昌公开信是生育率下降的缩影,其他地区也不同程度有这样的问题。全面二孩放开后,一些地方的生育率不一定能达到预期,面临的困难比较大。  他认为,宜昌公开信是一个理念改变的积极信号,然而光靠呼吁和公开信是远远不够的。提高生育意愿,需要为育龄妇女提供生育二孩的种种配套政策,也应该在产假方面做出相应的调整。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石智雷曾赴湖北宜昌调研生育现状,他认为,生育行为和生育水平存在的明显地区差异,应改变过去各个省份“一刀切”的人口政策,根据不同地区人口规模和综合承载力,制定差别化的人口生育政策,分类有序完成“按照政策进行生育”的目标。  他表示,虽然全国整体处于稳定低生育水平,但不同地区的社会、经济发展与生育意愿存在较大的差异性。在经济较为发达而生育率水平过低的地区,公共服务较为充足,但是二孩生育成本往往较高,人们响应“二孩政策”积极性有限。  石智雷认为,适当的优惠性或扶持性政策能够进一步刺激人们的生育意愿;在生育水平较高、生育意愿较强的区域,人口政策可以适当从紧。  本版采写(除署名外)/新京报记者 李丹丹责任编辑:

原标题:明天,台湾“立法院”内外将有一场恶战  民进党提出“一例一休、砍七天假、增特休假”的修法版本,原本要在12月2日的“立法院”院会表决,但议场外劳工团体聚集,还发生围堵、追打民进党团总召柯建铭的情况;以及议场内国民党等在野党团以占据发言席、主席台等强力方式阻挠,两次政党协商无果,台“立法院”院长苏嘉全值得宣布散会,6日再审。  但在场内外冲突难解情况下,“劳基法”修法 6日再闯关恐将仍有一场恶战。“2016工人斗总统”4日就在在脸书发起“1206再战立法院!反砍假集结行动”活动,公开招募68名举牌志工,要在6日当天高举68名民进党“立委”的头像,呼吁他们别当不民主的打手。    “工斗”表示,民进党团2日未经由程序委员会的议程排定,直接在院会前召开党团大会,下令所有民进党委员务必支持“政院版”,否则处以党纪。而民进党被选出的68名委员,因不敢违背党意,将民意完全抛弃在后。  “工斗”并征求各地劳工朋友6日再次集结“立法院”,一同捍卫公定7天假。    台湾“劳基法”修法主要争议点在于“周休二例”还是“一例一休”,以及是否要砍掉7天公定假日。  民进党一直声称站在劳工一边,但是上台执政后,端出“劳基法”修法方案却站在资方一边,引发劳团极度不满。民进党修法方案主张实行“一例一休”,即劳工每周有一天“例假日”和一天“休假日”。“例假日”无特殊情况不可被剥夺,如遇天灾或突发事件发生加班情况,企业需要补假及加发加班费;“休假日”,在劳资双方协商同意后,可安排加班,发加班费但不补假。  民进党的修法草案还比照公务员标准,提出取消给劳工的7天公定假日,美其名曰“统一假日”,这是最为劳工团体反对的部分。民进党后来以放宽“特休假” (类似于大陆的“年假”)方案试图缓解劳方的反对压力,比如,他们提出入职半年的资浅劳工可有3天“特休假”等,但是劳工团体并不买账,而这项“特休假”修法提议,资方也表示反对。弄得民进党两方都不讨好。    “劳基法”修法争议从今年6、7月发酵,至今已近半年,劳方因休假权益受损反对,资方因顾虑增加成本而反对,民进党想在劳资双方间左右逢源而不得,弄得像“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  现在歹戏拖棚,让民进党内部非常着急,害怕内耗对立不利其施政,盼望尽速落幕,有台媒甚至分析认为,柯建铭2日在“立法院”外被追打就是要上演“苦肉计”,“苦肉计”后原来“民进党执政暴力”的戏码就自然转变为“劳工暴力”,民进党因而获得“天时地利人和”,有利于“劳基法”修法闯关。    蔡英文5日在自己脸书贴文“改革就像是一场马拉松,不能用跑百米的心情,来面对42公里的漫漫长路,但是我们一定会一步一步,稳健踏实的把这条路跑完。”  这篇贴文保留了蔡英文一贯的“空心蔡”的模糊风格,没人了解她是鼓励尽速完成修法,还是觉得可以在反对声浪高涨的情况下“缓一缓”再说,也没有人知道她针对的是哪项具体事情。面对媒体的疑问,“总统府”方面表示,泛指一例一休、年金、司法、婚姻平权、产业升级等所有改革。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只要民进党的政策不得人心,无论是柯式“苦肉计”或是蔡式“空心蔡”,都于事无补。    日前,民进党嘉义县党部举办“2016台湾好政:重大施政及政见推动说明会”,邀民进党籍民代、村里长、农会干部数百人参加。民进党嘉义县党部安排县长张花冠、“立委”陈明文、蔡易余及“农委会副主委”翁章梁为政策辩护说明。但基层抱怨不断,连县党部主委林沐惠也说,“快招架不住”。  张花冠和陈明文当场调查发现,不少人对“一例一休”根本不了解。张花冠说,台北发生打人事件(指柯建铭遭抗议民众推打)是大家对一例一休不了解。希望台当局和“立委”不要再推新东西,像日本核灾食品、“一例一休”已经乱糟糟,不分区“立委”又推同性婚姻“修法”,太乱了,脚踏实地好好做,其他慢点再说。责任编辑:

原标题:安新县回应白洋淀景区乱象:关停欢乐岛 停职相关人员  新京报快讯(记者李明)对于今日(6日)新京报对的调查报道,今晚,当地回应称已查封关停报道中的问题景点欢乐岛,将对旅游公司相关工作人员停职处理,停止联合售票的经营方式,谋推景区一票制。  据新京报报道,5A级景区白洋淀旅游乱象仍存,淀区周边村民“黑船”拉客、景点售票管理混乱,有游客质疑景点表演项目“低俗”。  对此,今日安新县宣传部门回应称,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县委书记、县长作出批示,已召集相关部门召开加强旅游市场监管专题工作会议,对报道问题分条列举,明确责任单位,限期整治。  对于“黑船”拉客现象,安新县宣传部门发来的情况说明表示,目前已责成交通局对汽车站秩序进行整治,打击汽车站附近私拉游客现象;责成公安局加大对私拉游客重点地区的巡查。强化路上、水上巡查,发现一起查处一起,对未购买景区门票的一律禁止上景点。  针对景区景点售票管理问题,说明称,已责成国税局调查曝光景点票务使用情况,根据调查结果依法对相关景点进行处罚;责成旅游局停止休闲岛等相关景点在游客服务中心售票,约谈休闲岛等景点负责人,要求其停止联合售票的经营方式,对旅游公司驻休闲岛景点的工作人员进行停职处理。  对于景点“低俗表演”的质疑,该份说明也表示,文广新局会立即对景点各类演出依法核查,对于发现的问题,依法进行处理。  安新县宣传部门表示,白洋淀水域面积广阔,与周边村庄联系密切,打击难度大。截至目前,有关部门共行政拘留19名私拉游客人员,水路查扣各类船只167条,陆路查获私拉游客人员95人次。在景点的管理方面,县里也组织专业人员进行常规检查。今年以来,共停业整顿3家旅游景点,限期整改2家。  接下来,安新白洋淀景区将借助今冬明春旅游淡季时机,谋划推出水上巴士运营、景区一票制等新制度。责任编辑:

撰文|刘柳  进入8月之后,多位司局级中青年干部交流任职的消息陆续见诸报道。长安街知事APP此前作过介绍,新一轮央地干部交流已经启动,经梳理发现,目前已有近50名干部履新。  原职务  现职务  地方到中央  夏庆丰  铜仁市委书记  国务院国资委任职  林山青  北海市长  国家海洋局副局长  徐安良  深圳副市长  中保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总裁  熊茂平  鹰潭市长  国家工商总局个体私营经济监管司司长  朱程清  大连副市长  水利部南水北调规划设计管理局局长  张文兵  合肥学院院长  质检总局产品质量监督司司长  肖卓  云南省高院副院长  最高检政治部副主任  苏蕴山  河北住建厅厅长  住建部建筑节能与科技司司长  徐强  重庆市对外贸易经济委员会主任  国家节能中心主任  吴德金  白山市长  交通运输部公路局长  兰玉杰  安徽科技厅厅长  科技部农村科技司长  梁志峰  湖南省政府发展研究中心主任  工信部办公厅副主任  张波  山东环保厅厅长  环保部水环境管理司司长  唐琮沅  钦州市长  国家安监总局安全监管二司司长  江华安  海南省农业厅厅长  国家海洋局宣传教育中心主任  黄文俊  青海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主任  人民法院出版社社长  何世海  青海省审计厅总审计师  审计署税收司副司长  中央到地方  曹淑敏  工信部电信研究院院长  鹰潭市代市长  李岳德  国务院法制办社会管理法制司司长  贵阳市委副书记  刘南昌  国资委综合局局长  三门峡市委书记  王启尧  中科院沈阳分院副院长  大连市委副书记  高玉潮  国家质检总局办公厅主任  山东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局长  龚晓峰  工信部国际经济技术合作中心主任  河北省工业和信息化厅党组书记  李万春  国家安监总局统计司长  广西贵港市委副书记  欧阳泽华  证监会上市公司监管部主任  四川省政府金融办主任  梅建华  质检总局产品质量监督司司长  莱芜代市长  刘俊文  国务院扶贫办信息中心主任  四川凉山州委常委  张毅  司法部机关党委常务副书记  吉林司法厅党委书记  王霄汉  中央国家机关工委研究室主任  上海奉贤区委副书记  姜天波  国家工商总局法规司长  重庆市綦江区副书记,区长候选人  郑立伟  国家发改委价格监测中心主任  重庆市人民政府副秘书长  王一鸥  环保部西北核与辐射安全监督站主任  湖南省环境保护厅党组副书记,厅长候选人  鹿山  中建铁路有限公司董事长  湖南省国资委党委书记、副主任  赵敏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办公厅主任  西安副市长  余功斌  财政部驻贵州省财政监察专员办事处党组书记  营口市委副书记、代市长  徐建国  科技部重大专项办公室主任  七台河市长  陈瑞峰  中宣部宣教局局长  武汉市委副书记  邱丽新  商务部服务贸易和商贸服务业司司长  湖北省商务厅党组书记  阿东  国家海洋局政策法制与岛屿权益司司长  三沙市委副书记  陈旭东  海关总署政策法规司司长  肇庆市委副书记、市长  刘明国  农业部农产品加工局副局长  百色市委常委、田东县委书记  李建勤  国土部执法监察局局长  攀枝花市委副书记  张德华  交通运输部公路局局长  玉溪市委副书记、代市长  杨建武  航天晨光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  金昌市委副书记、代市长  陈炎人  财政部驻云南专员办党组成员、副监察专员兼纪检组长  玉门市委书记  刘军  国务院办公厅电子政务办公室主任  吴忠市委副书记  陶少华  工信部办公厅副主任  宁夏信息化建设办公室副主任  李晓龙  住建部住房保障司副司长  宁夏规划管理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  孙献忠  水利部国家防汛抗旱督察专员  西藏水利厅厅长  7月25日,中央和国家机关与省区市中青年干部双向交流任职培训班在北京举办。中组部部长赵乐际与交流任职干部座谈时指出:“开展双向交流任职,是优化干部成长路径的举措,是保持领导机关和基层联系的途径。”  在当天的培训班上,赵乐际对这些中青年干部说,要深入基层、融入群众,虚心向群众学习、拜群众为师,与群众一块过、一块苦、一块干。勇于改革创新、矢志艰苦 创业,争做改革的促进派、实干家。着力提高专业化能力,加快知识更新、加强实践锻炼,使专业素养和工作能力适应岗位要求。  培训班举办之后,中央和国家机关与省区市的中青年司局级领导干部,陆续到岗履新。  此次交流任职干部“65后”居多,最年轻的是出生于1971年的张文兵,他由合肥学院院长调任质检总局产品质量监督司司长。张文兵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农业经济系,博士研究生学历。公开简历显示,他长期在安徽省高校系统工作,曾担任过皖西学院院长、合肥学院院长等职务。  而此次与张文兵完成职务交接的质检总局产品质量监督司原司长梅建华也是交流干部之一,今年8月他“空降”山东之后,已获任莱芜市委副书记、代理市长。  中央部门的官员普遍拥有较高的学历,以及扎实的理论基础。通过央地交流,一些中青年干部能更好地深入基层,融入群众,不仅可以把学习的理论与基层实践相结合,助力基层发展进步,同时也能在基层实践中不断提高工作能力,使所掌握的理论得到升华,更接“地气”。国务院扶贫办信息中心主任刘俊文调任凉山州委常委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近两年来,刘俊文领导的国务院扶贫办信息中心承担全国扶贫建档立卡工作,建立了全国大集中的扶贫信息系统,为中央一系列精准扶贫政策的出台提供了重要支撑,得到充分肯定。  刘俊文在国务院扶贫办任职期间,曾多次到凉山调研。在当前四川脱贫攻坚工作走到关键一步之时,他又赴任凉山,领导推动相关工作肯定更加精准。  相对于补充个人基层经历的考量,海南省与国家海洋局之间的干部交流则更多体现了业务交集。这次央地交流中,国家海洋局政策法制与岛屿权益司司长阿东到海南省三沙市任市委副书记,海南省农业厅厅长江华安到国家海洋局宣传教育中心任党委书记、副主任。  阿东任职时,海南省委书记罗保铭这样说:在国家加快推进海洋强国战略和“一带一路”建设的关键时期,国家海洋局为海南送来了年富力强的优秀专业干部,这充分体现了国家海 洋局对海南工作的重视和支持。国家海洋局副局长房建孟则表示,海南地处南海维权一线,是名副其实的海洋大省,在国家海洋强国战略中担负着不可替代的职责使命。 希望阿东发挥自己的所学所长,深入基层、融入群众,虚心向群众学习、拜群众为师,做好国家海洋局和海南省联系的桥梁。  2010年,中组部曾组织66名中央司局级干部到地方任职。在这批下派“京官”中,已有20多人晋升副省部级,占三分之一。其中最新升任副部级的是商丘市委原书记魏小东,他此次重回中央编办,升任副主任,并在国务院第三次大督查中任第十二督查组组长。  干部交流,一直是我党培养使用干部的优良传统。新近出版的《胡锦涛文集》透露:1994年11月底,全国组织工作会议在京召开。作为政治局分管组织工作的领导,胡锦涛到会讲话时就强调了“干部交流”这个关键问题。他提出,要把执行干部交流制度作为领导干部必须遵守的一条纪律,坚决防止和克服干部调不出、派不进的不良倾向。今后,要有计划组织中央部委和省级党政机关中没有做过基层工作的处级以上干部到基层去锻炼,努力改变目前一部分高中级干部经历比较单一、缺乏全面领导经验的状况。与此同时,要有计划挑选一批年轻地县级领导干部到省级机关和中央机关锻炼,使那些长期在基层和地方工作的同志熟悉上级机关工作,提高从全局观察形势、处理问题能力。  胡锦涛特别提到了交流的几种形式:地市党政领导干部,要适当在全国范围内交流;县市党政领导干部,要适当在全省范围内交流。同时要加强沿海和内地、经济发达地区和欠发达地区、中央和地方干部交流。  从当前央地交流的时间间隔来看,5年左右恰逢一届地方任期,对于干部扎下根来,熟悉情况并打开局面提供了充裕的时间,从交流干部的发展情况来看,这样的经历显然是有助于他们成长与进步的。责任编辑:

这几天,关于河北科技大学副教授韩春雨的最新发现是否可重复实验的争议持续发酵,引发了科技界甚至普通公众的强烈关注。当众多网友和公众关注点落在“韩春雨是否造假”上时,中科院微生物所研究员、中科院院士高福则表示,这并不是他最关心的问题。  13日,高福就此接受科技日报独家专访时说,对于这一事件要从三个层面来看:首先是科学发现是否真实,其次是问题出在哪里,最后才是大家热议的是否造假。  高福表示,对于河北科技大学申请2亿多元的经费,韩春雨团队确实背负不起。但经费安排是否合适与他的研究是否可靠并无直接联系,不要因此将其“一棍子打死”。韩春雨的发现是否真实,要从科学的角度进行判断。    “如此重要的‘技术性’发现,各国科技界都急于使用推广,所以目前要回答的问题是这个发现是否真实。”高福说。  在他看来,“这个发现是否真实”与“韩春雨是否造假”是两个层面的问题。他说,如果证明此发现可靠真实、但是SOP(标准作业程序)需要修正、提高,那就由全世界科学家共同完成。如果证明这个发现不真实,我们应该调查问题出在哪里,是不是实验设计有瑕疵,是不是实验试剂存在问题,等等。这个过程中涉及的相关条件比较多。  高福强调,科学发现从来都是“对”“错”参半的,大家应该对这个背景有充分的认识。他说,科学求异、技术求同,求异的过程中必然会出现“异”,可能不是“真实”的,可能是发现的“假象”。韩春雨的科学发现是“新”、也“异”,所以大家急着利用它推动科学进一步发展。  对于目前争论最激烈的“韩春雨是否造假”,高福认为这是最后一个层面的问题,应该放在“科学发现是否真实”和“问题出在哪里”之后。他说,如果韩春雨是故意编出了结果,这就叫造假了,属于学术道德问题。现在有科学家质疑韩春雨发表文章的数据和图表存在问题,如果情况属实,那已经构成学术不端。    韩春雨为什么一开始就特别受关注?因为他的发现兼具科学性和技术性。NgAgo基因编辑技术不仅有科学上的开创性,更重要的是这个发现能应用到各个领域。高福表示,正是这个原因,在论文发表之初,全世界都很兴奋。  现在,大家发现它不工作,并且实验无法重复,这就引来了众多质疑。韩春雨此前一直坚持,重复实验失败可能是细胞污染造成的。对此,作为生物学家,高福表示,做实验全靠污染和不污染来判断,是不合适的。  “韩春雨有义务、有责任帮助大家完成实验,包括公开他掌握的数据和实验过程。”对于韩春雨多次谈及的“自证清白”,高福觉得这确实是没必要。“作为科学家,现在首要的是搞清楚这个科学发现是否可靠。‘自证清白’说得好像是在追查造假了一样,韩春雨现在要先谈科学发现的可靠性与真实性。”他说。    从今年5月2日,韩春雨课题组发现了基因编辑技术——NgAgo,并在《自然·生物技术》杂志上将成果公开发表,到10月10日晚,国内13个课题组的研究学者实名公开了他们无法重复韩春雨实验方法的结果。质疑声浪一直没有停歇。外界纷纷要求韩春雨所在的河北科技大学及相关机构介入调查,但截至目前没有任何一家单位给出正式回复。  对此,高福的态度十分明确,他不希望这次事件不了了之。“河北科技大学和相关部门必须站出来展开调查。不论是韩国的黄禹锡事件,还是日本的小保方晴子事件,最终都是他们所在的学校和科研单位进行的调查,并公布调查结果。”他说,“我相信《自然》杂志很快会督促河北科技大学进行相关调查,国家把钱给了学校,学校有义务给大家一个真实的结果。”  高福在英国、加拿大、美国完成博士阶段的学习和博士后训练,也在英国任过教,对欧美的学术管理体系较为熟悉。他表示,在发达国家出现类似争议都是给钱的部门进行监管,因为出资方有监管的义务与责任——既要监督又要管理。  最后,高福强调,中国科学家作为世界科学共同体的成员,要有科学求真的精神、理智理性的态度和敢于担当的勇气。(科技日报北京10月13日电)  来源:科技日报责任编辑:

湖北宜昌发红头文件生二孩 当地公务员:喊口号

该市8单位发布公开信呼吁公职人员“从我做起”,要成为“二孩政策”宣传员,引导群众生育二胎  9月18日,湖北省宜昌市卫计委网站挂出一封《关于实施“全面两孩”政策致市直机关事业单位全体共产党员共青团员的公开信》(以下简称“公开 信”),这份加盖了8个单位公章的红头文件,呼吁公职人员生二孩,“年轻的同志要从我做起,年老的同志要教育和督促自己的子女”。  公开信甫经曝光,即引发热议,网友质疑政府部门通过红头文件的形式鼓励生育是否合适,21日晚,新京报记者发现这封公开信已从宜昌卫计委官网上消失。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该公开信的发文单位包括宜昌市卫计委、宜昌市教育局、宜昌市总工会等8家单位,公开信的对象为“市直机关、事业单位全体共产党员、共青团员同志们”。  公开信写道,“进入新世纪以来,我市人口形势发生深刻变化。全市呈现超低生育水平,平均每个妇女生育的子女数不足1人。如果这种现象持续下去, 会给我市经济社会发展和群众家庭幸福带来极大风险和危害,直接后果就是独生子女家庭风险加剧、人口老龄化、劳动力资源短缺和城市化进程滞后,进而影响劳动 生产率与城市的综合竞争力。”  新京报记者查阅资料发现,宜昌从2000年开始就进入超低生育水平,近些年生育率还在持续下降。随着二孩政策的逐步实施,该地区的生育率并没有发生明显的反弹。  宜昌市卫计委计划生育指导科科长陈天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全面二孩出台后,2016年3-8月,宜昌市政协联合有关专家做了一项调研,发现 宜昌人的生育二孩意愿并不强烈,许多老百姓仍在观望,担心生下二孩后的医疗、教育等服务是否跟得上,“为了打消这一顾虑,我们号召公职人员带头生下二孩作 为表率,逐渐形成生育小气候”。  公开信还提到了一些鼓励生育二孩的具体措施,如“开展二孩生育全程免费服务;进一步延长产假,建立免费婚检、免费孕前优生健康检查假期制度;合 理规划和配置公共服务资源,扩大婴幼保育和教育容量;加大医疗保健机构妇产科、儿科服务供给,加强对高龄孕产妇和不孕不育人群的服务指导等。”  此外,公开信还声称,“宣传生育两个子女的好处和一个子女的风险,激发群众特别是育龄妇女对生育二孩的认同感。”  昨日,一位宜昌市公务员接受记者采访表示,公开信的倡议和呼吁只是喊口号,鼓励生育应该出台优惠的。如果经济条件允许,年轻些的公职人员还是愿意生的。如果能落实生育假、陪产假等政策或出台补贴就更好了。  她说,仅呼吁和倡议是没有用的,不管倡议与否,不想生或者犹豫的公职人员,不会因为一个倡议就改变决定。  这位公务员认为,有一个现实问题就是生育险不能个人买,只能单位集体购买。在当地,一些企业的落实情况比较好,反而是一些机关事业单位并没有集中购买,而是根据各单位情况给予补贴。因此有些单位没落实的公职人员就享受不到生育补贴。  她呼吁机关事业单位落实集体购买生育险,虽然钱不多,但能体现政策关怀。  “这个红头文件有点奇葩”  红头文件是什么?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主任姜明安的定义是:行政法规、规章以外的,各级政府和政府部门发布的具有普遍约束力的决定、命令,又称“行政规范性文件”。  长期以来,我国并没有关于“红头文件”管理的具体法律法规,“红头文件”的制定状况混乱。此外,“红头文件”被任性滥用的案例比比皆是,甚至存在“违法现象”。  中国行政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汪玉凯表示,他并不认可这种做法。“这个红头文件有点奇葩,提高生育意愿有很多方式,发红头文件方式有点作秀”。  汪玉凯认为,育龄夫妇考虑生二孩涉及很多原因,很多夫妇是在权衡利弊后作出的决定。“不是说发一个红头文件,他们就要马上生二孩。这个文件只能起到号召的作用,生育意愿并不以发文者的主观意志来决定”。  他认为,红头文件通常是有政策指向性的,也有很强的政策界限。这不能在施政过程中想发就发,如果滥用红头文件,其权威性就会大打折扣。此外,发布红头文件应该有一定的流程和程序,不应该脑袋一拍就发个文件。  汪玉凯说,倡议生二孩不太适合用红头文件来实现,这不是很严肃。宣传国家政策有很多种方式,让党员和团员带头生二孩,于情于理都说不通。  “需要提供种种配套政策”  “全面二孩”政策出台后,预期中的生育高峰并未到来。与此同时,多份调查显示民间生育意愿不足。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陆杰华认为,宜昌公开信是生育率下降的缩影,其他地区也不同程度有这样的问题。全面二孩放开后,一些地方的生育率不一定能达到预期,面临的困难比较大。  他认为,宜昌公开信是一个理念改变的积极信号,然而光靠呼吁和公开信是远远不够的。提高生育意愿,需要为育龄妇女提供生育二孩的种种配套政策,也应该在产假方面做出相应的调整。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石智雷曾赴湖北宜昌调研生育现状,他认为,生育行为和生育水平存在的明显地区差异,应改变过去各个省份“一刀切”的人口政策,根据不同地区人口规模和综合承载力,制定差别化的人口生育政策,分类有序完成“按照政策进行生育”的目标。  他表示,虽然全国整体处于稳定低生育水平,但不同地区的社会、经济发展与生育意愿存在较大的差异性。在经济较为发达而生育率水平过低的地区,公共服务较为充足,但是二孩生育成本往往较高,人们响应“二孩政策”积极性有限。  石智雷认为,适当的优惠性或扶持性政策能够进一步刺激人们的生育意愿;在生育水平较高、生育意愿较强的区域,人口政策可以适当从紧。  本版采写(除署名外)/新京报记者 李丹丹责任编辑:

原标题:明天,台湾“立法院”内外将有一场恶战  民进党提出“一例一休、砍七天假、增特休假”的修法版本,原本要在12月2日的“立法院”院会表决,但议场外劳工团体聚集,还发生围堵、追打民进党团总召柯建铭的情况;以及议场内国民党等在野党团以占据发言席、主席台等强力方式阻挠,两次政党协商无果,台“立法院”院长苏嘉全值得宣布散会,6日再审。  但在场内外冲突难解情况下,“劳基法”修法 6日再闯关恐将仍有一场恶战。“2016工人斗总统”4日就在在脸书发起“1206再战立法院!反砍假集结行动”活动,公开招募68名举牌志工,要在6日当天高举68名民进党“立委”的头像,呼吁他们别当不民主的打手。    “工斗”表示,民进党团2日未经由程序委员会的议程排定,直接在院会前召开党团大会,下令所有民进党委员务必支持“政院版”,否则处以党纪。而民进党被选出的68名委员,因不敢违背党意,将民意完全抛弃在后。  “工斗”并征求各地劳工朋友6日再次集结“立法院”,一同捍卫公定7天假。    台湾“劳基法”修法主要争议点在于“周休二例”还是“一例一休”,以及是否要砍掉7天公定假日。  民进党一直声称站在劳工一边,但是上台执政后,端出“劳基法”修法方案却站在资方一边,引发劳团极度不满。民进党修法方案主张实行“一例一休”,即劳工每周有一天“例假日”和一天“休假日”。“例假日”无特殊情况不可被剥夺,如遇天灾或突发事件发生加班情况,企业需要补假及加发加班费;“休假日”,在劳资双方协商同意后,可安排加班,发加班费但不补假。  民进党的修法草案还比照公务员标准,提出取消给劳工的7天公定假日,美其名曰“统一假日”,这是最为劳工团体反对的部分。民进党后来以放宽“特休假” (类似于大陆的“年假”)方案试图缓解劳方的反对压力,比如,他们提出入职半年的资浅劳工可有3天“特休假”等,但是劳工团体并不买账,而这项“特休假”修法提议,资方也表示反对。弄得民进党两方都不讨好。    “劳基法”修法争议从今年6、7月发酵,至今已近半年,劳方因休假权益受损反对,资方因顾虑增加成本而反对,民进党想在劳资双方间左右逢源而不得,弄得像“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  现在歹戏拖棚,让民进党内部非常着急,害怕内耗对立不利其施政,盼望尽速落幕,有台媒甚至分析认为,柯建铭2日在“立法院”外被追打就是要上演“苦肉计”,“苦肉计”后原来“民进党执政暴力”的戏码就自然转变为“劳工暴力”,民进党因而获得“天时地利人和”,有利于“劳基法”修法闯关。    蔡英文5日在自己脸书贴文“改革就像是一场马拉松,不能用跑百米的心情,来面对42公里的漫漫长路,但是我们一定会一步一步,稳健踏实的把这条路跑完。”  这篇贴文保留了蔡英文一贯的“空心蔡”的模糊风格,没人了解她是鼓励尽速完成修法,还是觉得可以在反对声浪高涨的情况下“缓一缓”再说,也没有人知道她针对的是哪项具体事情。面对媒体的疑问,“总统府”方面表示,泛指一例一休、年金、司法、婚姻平权、产业升级等所有改革。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只要民进党的政策不得人心,无论是柯式“苦肉计”或是蔡式“空心蔡”,都于事无补。    日前,民进党嘉义县党部举办“2016台湾好政:重大施政及政见推动说明会”,邀民进党籍民代、村里长、农会干部数百人参加。民进党嘉义县党部安排县长张花冠、“立委”陈明文、蔡易余及“农委会副主委”翁章梁为政策辩护说明。但基层抱怨不断,连县党部主委林沐惠也说,“快招架不住”。  张花冠和陈明文当场调查发现,不少人对“一例一休”根本不了解。张花冠说,台北发生打人事件(指柯建铭遭抗议民众推打)是大家对一例一休不了解。希望台当局和“立委”不要再推新东西,像日本核灾食品、“一例一休”已经乱糟糟,不分区“立委”又推同性婚姻“修法”,太乱了,脚踏实地好好做,其他慢点再说。责任编辑:

原标题:安新县回应白洋淀景区乱象:关停欢乐岛 停职相关人员  新京报快讯(记者李明)对于今日(6日)新京报对的调查报道,今晚,当地回应称已查封关停报道中的问题景点欢乐岛,将对旅游公司相关工作人员停职处理,停止联合售票的经营方式,谋推景区一票制。  据新京报报道,5A级景区白洋淀旅游乱象仍存,淀区周边村民“黑船”拉客、景点售票管理混乱,有游客质疑景点表演项目“低俗”。  对此,今日安新县宣传部门回应称,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县委书记、县长作出批示,已召集相关部门召开加强旅游市场监管专题工作会议,对报道问题分条列举,明确责任单位,限期整治。  对于“黑船”拉客现象,安新县宣传部门发来的情况说明表示,目前已责成交通局对汽车站秩序进行整治,打击汽车站附近私拉游客现象;责成公安局加大对私拉游客重点地区的巡查。强化路上、水上巡查,发现一起查处一起,对未购买景区门票的一律禁止上景点。  针对景区景点售票管理问题,说明称,已责成国税局调查曝光景点票务使用情况,根据调查结果依法对相关景点进行处罚;责成旅游局停止休闲岛等相关景点在游客服务中心售票,约谈休闲岛等景点负责人,要求其停止联合售票的经营方式,对旅游公司驻休闲岛景点的工作人员进行停职处理。  对于景点“低俗表演”的质疑,该份说明也表示,文广新局会立即对景点各类演出依法核查,对于发现的问题,依法进行处理。  安新县宣传部门表示,白洋淀水域面积广阔,与周边村庄联系密切,打击难度大。截至目前,有关部门共行政拘留19名私拉游客人员,水路查扣各类船只167条,陆路查获私拉游客人员95人次。在景点的管理方面,县里也组织专业人员进行常规检查。今年以来,共停业整顿3家旅游景点,限期整改2家。  接下来,安新白洋淀景区将借助今冬明春旅游淡季时机,谋划推出水上巴士运营、景区一票制等新制度。责任编辑:

撰文|刘柳  进入8月之后,多位司局级中青年干部交流任职的消息陆续见诸报道。长安街知事APP此前作过介绍,新一轮央地干部交流已经启动,经梳理发现,目前已有近50名干部履新。  原职务  现职务  地方到中央  夏庆丰  铜仁市委书记  国务院国资委任职  林山青  北海市长  国家海洋局副局长  徐安良  深圳副市长  中保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总裁  熊茂平  鹰潭市长  国家工商总局个体私营经济监管司司长  朱程清  大连副市长  水利部南水北调规划设计管理局局长  张文兵  合肥学院院长  质检总局产品质量监督司司长  肖卓  云南省高院副院长  最高检政治部副主任  苏蕴山  河北住建厅厅长  住建部建筑节能与科技司司长  徐强  重庆市对外贸易经济委员会主任  国家节能中心主任  吴德金  白山市长  交通运输部公路局长  兰玉杰  安徽科技厅厅长  科技部农村科技司长  梁志峰  湖南省政府发展研究中心主任  工信部办公厅副主任  张波  山东环保厅厅长  环保部水环境管理司司长  唐琮沅  钦州市长  国家安监总局安全监管二司司长  江华安  海南省农业厅厅长  国家海洋局宣传教育中心主任  黄文俊  青海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主任  人民法院出版社社长  何世海  青海省审计厅总审计师  审计署税收司副司长  中央到地方  曹淑敏  工信部电信研究院院长  鹰潭市代市长  李岳德  国务院法制办社会管理法制司司长  贵阳市委副书记  刘南昌  国资委综合局局长  三门峡市委书记  王启尧  中科院沈阳分院副院长  大连市委副书记  高玉潮  国家质检总局办公厅主任  山东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局长  龚晓峰  工信部国际经济技术合作中心主任  河北省工业和信息化厅党组书记  李万春  国家安监总局统计司长  广西贵港市委副书记  欧阳泽华  证监会上市公司监管部主任  四川省政府金融办主任  梅建华  质检总局产品质量监督司司长  莱芜代市长  刘俊文  国务院扶贫办信息中心主任  四川凉山州委常委  张毅  司法部机关党委常务副书记  吉林司法厅党委书记  王霄汉  中央国家机关工委研究室主任  上海奉贤区委副书记  姜天波  国家工商总局法规司长  重庆市綦江区副书记,区长候选人  郑立伟  国家发改委价格监测中心主任  重庆市人民政府副秘书长  王一鸥  环保部西北核与辐射安全监督站主任  湖南省环境保护厅党组副书记,厅长候选人  鹿山  中建铁路有限公司董事长  湖南省国资委党委书记、副主任  赵敏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办公厅主任  西安副市长  余功斌  财政部驻贵州省财政监察专员办事处党组书记  营口市委副书记、代市长  徐建国  科技部重大专项办公室主任  七台河市长  陈瑞峰  中宣部宣教局局长  武汉市委副书记  邱丽新  商务部服务贸易和商贸服务业司司长  湖北省商务厅党组书记  阿东  国家海洋局政策法制与岛屿权益司司长  三沙市委副书记  陈旭东  海关总署政策法规司司长  肇庆市委副书记、市长  刘明国  农业部农产品加工局副局长  百色市委常委、田东县委书记  李建勤  国土部执法监察局局长  攀枝花市委副书记  张德华  交通运输部公路局局长  玉溪市委副书记、代市长  杨建武  航天晨光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  金昌市委副书记、代市长  陈炎人  财政部驻云南专员办党组成员、副监察专员兼纪检组长  玉门市委书记  刘军  国务院办公厅电子政务办公室主任  吴忠市委副书记  陶少华  工信部办公厅副主任  宁夏信息化建设办公室副主任  李晓龙  住建部住房保障司副司长  宁夏规划管理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  孙献忠  水利部国家防汛抗旱督察专员  西藏水利厅厅长  7月25日,中央和国家机关与省区市中青年干部双向交流任职培训班在北京举办。中组部部长赵乐际与交流任职干部座谈时指出:“开展双向交流任职,是优化干部成长路径的举措,是保持领导机关和基层联系的途径。”  在当天的培训班上,赵乐际对这些中青年干部说,要深入基层、融入群众,虚心向群众学习、拜群众为师,与群众一块过、一块苦、一块干。勇于改革创新、矢志艰苦 创业,争做改革的促进派、实干家。着力提高专业化能力,加快知识更新、加强实践锻炼,使专业素养和工作能力适应岗位要求。  培训班举办之后,中央和国家机关与省区市的中青年司局级领导干部,陆续到岗履新。  此次交流任职干部“65后”居多,最年轻的是出生于1971年的张文兵,他由合肥学院院长调任质检总局产品质量监督司司长。张文兵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农业经济系,博士研究生学历。公开简历显示,他长期在安徽省高校系统工作,曾担任过皖西学院院长、合肥学院院长等职务。  而此次与张文兵完成职务交接的质检总局产品质量监督司原司长梅建华也是交流干部之一,今年8月他“空降”山东之后,已获任莱芜市委副书记、代理市长。  中央部门的官员普遍拥有较高的学历,以及扎实的理论基础。通过央地交流,一些中青年干部能更好地深入基层,融入群众,不仅可以把学习的理论与基层实践相结合,助力基层发展进步,同时也能在基层实践中不断提高工作能力,使所掌握的理论得到升华,更接“地气”。国务院扶贫办信息中心主任刘俊文调任凉山州委常委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近两年来,刘俊文领导的国务院扶贫办信息中心承担全国扶贫建档立卡工作,建立了全国大集中的扶贫信息系统,为中央一系列精准扶贫政策的出台提供了重要支撑,得到充分肯定。  刘俊文在国务院扶贫办任职期间,曾多次到凉山调研。在当前四川脱贫攻坚工作走到关键一步之时,他又赴任凉山,领导推动相关工作肯定更加精准。  相对于补充个人基层经历的考量,海南省与国家海洋局之间的干部交流则更多体现了业务交集。这次央地交流中,国家海洋局政策法制与岛屿权益司司长阿东到海南省三沙市任市委副书记,海南省农业厅厅长江华安到国家海洋局宣传教育中心任党委书记、副主任。  阿东任职时,海南省委书记罗保铭这样说:在国家加快推进海洋强国战略和“一带一路”建设的关键时期,国家海洋局为海南送来了年富力强的优秀专业干部,这充分体现了国家海 洋局对海南工作的重视和支持。国家海洋局副局长房建孟则表示,海南地处南海维权一线,是名副其实的海洋大省,在国家海洋强国战略中担负着不可替代的职责使命。 希望阿东发挥自己的所学所长,深入基层、融入群众,虚心向群众学习、拜群众为师,做好国家海洋局和海南省联系的桥梁。  2010年,中组部曾组织66名中央司局级干部到地方任职。在这批下派“京官”中,已有20多人晋升副省部级,占三分之一。其中最新升任副部级的是商丘市委原书记魏小东,他此次重回中央编办,升任副主任,并在国务院第三次大督查中任第十二督查组组长。  干部交流,一直是我党培养使用干部的优良传统。新近出版的《胡锦涛文集》透露:1994年11月底,全国组织工作会议在京召开。作为政治局分管组织工作的领导,胡锦涛到会讲话时就强调了“干部交流”这个关键问题。他提出,要把执行干部交流制度作为领导干部必须遵守的一条纪律,坚决防止和克服干部调不出、派不进的不良倾向。今后,要有计划组织中央部委和省级党政机关中没有做过基层工作的处级以上干部到基层去锻炼,努力改变目前一部分高中级干部经历比较单一、缺乏全面领导经验的状况。与此同时,要有计划挑选一批年轻地县级领导干部到省级机关和中央机关锻炼,使那些长期在基层和地方工作的同志熟悉上级机关工作,提高从全局观察形势、处理问题能力。  胡锦涛特别提到了交流的几种形式:地市党政领导干部,要适当在全国范围内交流;县市党政领导干部,要适当在全省范围内交流。同时要加强沿海和内地、经济发达地区和欠发达地区、中央和地方干部交流。  从当前央地交流的时间间隔来看,5年左右恰逢一届地方任期,对于干部扎下根来,熟悉情况并打开局面提供了充裕的时间,从交流干部的发展情况来看,这样的经历显然是有助于他们成长与进步的。责任编辑:

这几天,关于河北科技大学副教授韩春雨的最新发现是否可重复实验的争议持续发酵,引发了科技界甚至普通公众的强烈关注。当众多网友和公众关注点落在“韩春雨是否造假”上时,中科院微生物所研究员、中科院院士高福则表示,这并不是他最关心的问题。  13日,高福就此接受科技日报独家专访时说,对于这一事件要从三个层面来看:首先是科学发现是否真实,其次是问题出在哪里,最后才是大家热议的是否造假。  高福表示,对于河北科技大学申请2亿多元的经费,韩春雨团队确实背负不起。但经费安排是否合适与他的研究是否可靠并无直接联系,不要因此将其“一棍子打死”。韩春雨的发现是否真实,要从科学的角度进行判断。    “如此重要的‘技术性’发现,各国科技界都急于使用推广,所以目前要回答的问题是这个发现是否真实。”高福说。  在他看来,“这个发现是否真实”与“韩春雨是否造假”是两个层面的问题。他说,如果证明此发现可靠真实、但是SOP(标准作业程序)需要修正、提高,那就由全世界科学家共同完成。如果证明这个发现不真实,我们应该调查问题出在哪里,是不是实验设计有瑕疵,是不是实验试剂存在问题,等等。这个过程中涉及的相关条件比较多。  高福强调,科学发现从来都是“对”“错”参半的,大家应该对这个背景有充分的认识。他说,科学求异、技术求同,求异的过程中必然会出现“异”,可能不是“真实”的,可能是发现的“假象”。韩春雨的科学发现是“新”、也“异”,所以大家急着利用它推动科学进一步发展。  对于目前争论最激烈的“韩春雨是否造假”,高福认为这是最后一个层面的问题,应该放在“科学发现是否真实”和“问题出在哪里”之后。他说,如果韩春雨是故意编出了结果,这就叫造假了,属于学术道德问题。现在有科学家质疑韩春雨发表文章的数据和图表存在问题,如果情况属实,那已经构成学术不端。    韩春雨为什么一开始就特别受关注?因为他的发现兼具科学性和技术性。NgAgo基因编辑技术不仅有科学上的开创性,更重要的是这个发现能应用到各个领域。高福表示,正是这个原因,在论文发表之初,全世界都很兴奋。  现在,大家发现它不工作,并且实验无法重复,这就引来了众多质疑。韩春雨此前一直坚持,重复实验失败可能是细胞污染造成的。对此,作为生物学家,高福表示,做实验全靠污染和不污染来判断,是不合适的。  “韩春雨有义务、有责任帮助大家完成实验,包括公开他掌握的数据和实验过程。”对于韩春雨多次谈及的“自证清白”,高福觉得这确实是没必要。“作为科学家,现在首要的是搞清楚这个科学发现是否可靠。‘自证清白’说得好像是在追查造假了一样,韩春雨现在要先谈科学发现的可靠性与真实性。”他说。    从今年5月2日,韩春雨课题组发现了基因编辑技术——NgAgo,并在《自然·生物技术》杂志上将成果公开发表,到10月10日晚,国内13个课题组的研究学者实名公开了他们无法重复韩春雨实验方法的结果。质疑声浪一直没有停歇。外界纷纷要求韩春雨所在的河北科技大学及相关机构介入调查,但截至目前没有任何一家单位给出正式回复。  对此,高福的态度十分明确,他不希望这次事件不了了之。“河北科技大学和相关部门必须站出来展开调查。不论是韩国的黄禹锡事件,还是日本的小保方晴子事件,最终都是他们所在的学校和科研单位进行的调查,并公布调查结果。”他说,“我相信《自然》杂志很快会督促河北科技大学进行相关调查,国家把钱给了学校,学校有义务给大家一个真实的结果。”  高福在英国、加拿大、美国完成博士阶段的学习和博士后训练,也在英国任过教,对欧美的学术管理体系较为熟悉。他表示,在发达国家出现类似争议都是给钱的部门进行监管,因为出资方有监管的义务与责任——既要监督又要管理。  最后,高福强调,中国科学家作为世界科学共同体的成员,要有科学求真的精神、理智理性的态度和敢于担当的勇气。(科技日报北京10月13日电)  来源:科技日报责任编辑:

分类:时尚

时间:2016-02-01 14:10:10